Chapter 1

被關押在長老監獄深處的伊拉米斯,並不是任何一個部落的酋長。

在外界的世人眼中,她是惡靈部落的激進份子、暮光峽谷的大惡魔、竊船者。

但是在這裡,她卻沒有歸屬的部落。在這裡,她獨自一人統治著一切。

在競技場裡,愛利斯基尼族的雜魚和群龍無首的卡巴爾會向她發起挑戰,而她則會以破碎的電弧之矛作為折服眾人的權杖。這是她所能擁有的最強大的武器,她隨心所欲地操控著它。

體格健壯的衛兵想要在競技場中置她於死地,但不論他們反覆嘗試多少次,就是沒能成功。她會殺死對方的勇士,並看著乙太從他們的面具裡發出嘶嘶聲揮發掉、看著凝膠一點一滴地從他們身上傾瀉而出。她開始學會去細細品嚐戰鬥的味道:血液、汗水、乙太、恐懼。

她內心裡暗自想著,自己終有一天會舉起旗幟,上面畫有破碎之矛與顛倒王冠的旗幟。

渾沌部落。暴亂部落。伊拉米斯部落。

無物部落。

如果只有一名酋長,那麼根本就不需要把各個部落區分開來。

今天,她的對手是覆滅紅色軍團的百夫長。雙方你來我往。他身經百戰、經驗豐富,手上還拿著一把戰爭之鎚。他舉起武器向觀眾致敬,掀起現場的熱血氣氛。

伊拉米斯不斷換手握住破碎之矛,靜靜等待著。百夫長轉身,那雙發著亮光的眼睛露出兇猛的神情,直勾勾地朝她襲來。

他揮動手上的大鎚發動攻擊,而她則是一個翻滾避開了敵人的攻勢。他再次揮動手上的武器,但此時的她早已離開對手的視野範圍,並來到了他身後。他找不到她,就好像一隻無助的生物拚了命地想找到自己背上的蒼蠅那般。她將電弧之矛那發出火花的尖端刺進對手防具的缺口,並以此作為施力點,跳到了對方的肩膀上。

他像一頭失控的野獸,開始發狂,完全掩蓋不住自身的怒火和愚蠢,差一點就把她從肩膀上給甩了下來。她想要把矛抽出來,但對方的巨大手掌卻朝她揮了過來,使她短暫失去知覺。她趕在最後一刻將矛拔出。她抓住對手的頭部。電弧能量迸發,使她的手掌感到一陣刺痛。她用鋒利的矛尖刺進對手的頭盔,直至穿透對方的頸部。

他放聲大叫。

她趕在對方倒下之前一個躍步跳開,並以雙腳著地。圍觀的群眾從來不為她拍手叫好。他們只會交頭接耳、喃喃低語。

他們說沒有任何一座監獄能關得住伊拉米斯酋長。伊拉米斯酋長比惡靈部落的任何人都還要邪惡。

伊拉米斯酋長不知敗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