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控制台變暗。訊息結束了。伊拉米斯知道不會再有下一次。

「回家吧,伊拉米斯。」

伊拉米斯閉上雙眼。話語沉澱到墮落酋長的思緒中。這些話語既沉重又尖銳。她感覺自己與之一起流血。當米斯拉克斯的刀架在她的喉嚨上時,她曾乞求一死,而他的憐憫卻是最深的傷口。現在又因為一個孩子的仁慈而重新裂開。

伊拉米斯記得她的家鄉。

她的歸處是里斯,受偉大機器摧毀殆盡。

她的歸處是阿希里斯,她的伴侶睡在一艘早已遠離這個星系的船艦上。

她的歸處是她的幼雛,在她的伴侶身邊。

伊拉米斯記得看著他們成長與蛻皮。他們是如何開心地叫鬧,用他們大又閃爍的雙眼看著她。

她願意奉上她的部落,只求再看一眼他們的眼睛,但她在艾多眼中看到的明亮是一種大又刺眼的恐怖。不僅是對邪魔族。對她也是。

「回家吧,伊拉米斯。」

伊拉米斯活過了——她曾經活過,而且她知道愛利斯基尼族失去了什麼。

新里斯的夢想易碎卻美麗。伊拉米斯已經捧在手中,放在心中太久了。她現在知道,她已經把它悶死了。死於她所有的暴力,所有隨她而來的死亡中,她把她的手握成拳頭。

如果把艾多留給邪魔族和他們的腐敗光能,新里斯的夢想就會隨她而逝。可是艾多並不瞭解里斯,她的父親也是。他們可以略過那場損失。

「回家吧,伊拉米斯。」

伊拉米斯知道,她永遠沒辦法在其他人的眼裡看到恐懼以外的東西。

伊拉米斯知道愛利斯基尼族能跟著艾多找到新的家鄉。

伊拉米斯知道那裡沒有她的容身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