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凱亞蒂爾坐在椅背很高的王座上,這個王座以各種華麗的雕刻紋理和稀有金屬作為點綴。這是幾個盡職的大臣在他們家園滅絕前夕所搶救回來的東西。女帝覺得這個王座擺放在她戰船的艦橋裡面實在荒唐至極。

要不是陶倫堅持,她早就把這個華麗的骨董丟到外太空裡面去了。她生性謹慎的顧問表示,王座不僅僅象徵權威,現在更成為了瀕臨滅絕的物種的珍貴遺產。任何有關他們文化的東西,不論再怎麼不起眼都價值連城。

凱亞蒂爾的人民失去了紅色軍團、霸主高爾和家園,他們需要傳統的慰藉才能再次振作起來。他們需要依循過往的生活方式,才有辦法度過可怕的未來。必須要讓他們感受到自己仍然是卡巴爾。

凱亞蒂爾看著這個王座,並思考著該如何做出決策。先鋒菁英隊的領袖提議透過證明儀式來解決雙方的紛爭與衝突。如果答應這個提議,就可以避免掉戰爭所帶來的損耗,改成以一場戰鬥來決定一切。這個策略是如此地巧妙,她從來不曾思考過其中的可能性。

證明儀式曾經是一種比武審判,用來解決族人之間的紛爭。不過,證明儀式就跟這個王座一樣,浮誇的華麗程度更勝於實用性。早在卡魯斯退位之前,證明儀式就已經變了調:官僚和政客等有心人士可以隨意操弄儀式的結果。

儘管凱亞蒂爾對於覆滅的卡巴爾帝國過往的老舊事物感到不屑,陶倫還是順利說服了對方尊重族人的傳統。這名顧問之所以這麼做,不單單只是為了女帝,更是為了其他倖存下來的族人。

「陶倫啊。我意已決。我要指派伊格諾文當我族的勇士……在哈帕斯.伊萊克托斯裡面迎敵。我倒要看看對面的小傢伙在好不容易殺到陸戰坦克裡面的時候,還剩下多少光能可以戰鬥。」

「遵命,女王陛下。」這名足智多謀的顧問面不改色地繼續說道:「但我也有義務要提醒妳,並不是所有的卡巴爾都會對這樣的決定感到滿意。」

「奇怪了,你不是比較希望我能夠尊重族人的傳統嗎?」凱亞蒂爾煩躁地觸碰著掛在獠牙上面的環。「這個決定會受到大多數人的認可。」

「確實如此,女王陛下。」陶倫停頓片刻,謹慎地選擇自己的用字遣詞。「不過,『無遠弗屆』伊克希爾和其他部分將領認為我們就快要可以贏得勝利了。如果把勝負交由證明儀式來決定,可能會威脅到他們的榮譽。」

凱亞蒂爾不屑地哼了一聲。「他們為了自己的虛榮,早晚會賠上我族的性命。相信你也很清楚,如果這場仗繼續打下去,我們會承受不了的。我們必須重新集結,準備對抗更厲害的對手。」

陶倫戰戰兢兢地說出可能會激怒對方的話。「我無意冒犯,但比起勝利,妳好像更看重結果。」

凱亞蒂爾的頭向上仰起,散發出凌人的氣勢。陶倫緊張地後退了一步。

「比起勝利,我們眼前還要更緊急的事情要處理。」女帝用手撫摸著這張外觀浮誇的王座。「我會尊重族人的傳統。我會接受證明儀式的挑戰。不論最終勝負如何,我們都要當驕傲的卡巴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