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5

“我知道卡勒姆的另一个名字,一个很讨厌的名字。

“浪客曾经和卡勒姆的手下们一起逃亡过一段时间。我感觉他原本可能和他们一样,如果他们相遇得早的话,会因循守旧踏上悲伤之路。

“见鬼,又也许他们曾经真的是因循守旧。也许他的智谋就是他们的。

“也许当浪客第一次为我和我的东西而来到高塔的时候,就已经布下诱饵。也许陷阱早已设下,而我们在追求的不过是我们的结局。但那些都不值得细想。道路已经在眼前,最好继续走下去。如果转身改变方向,最后的结局是死亡,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扭转局势。

“浪客告诉我,卡勒姆有个地方,一个要塞,里面都是他自己的人。说到他的手下分开行动,这样可以避免我的追踪。说他们每个人都相互认识,被迫分散开很痛苦,但一起行动只会使动静更大,让他们更容易被追踪。

“这么做有道理。卡勒姆的手下有6个人,分开行动,每个人各自去搜索他们要搜索的东西,留给我的只有分散的行迹。我听到了从太阳系的一端到另一端的各自行为相冲的故事。有段时间很难跟上他们的节奏。

“但这个信息——卡勒姆的安全空间——值得一看。

两周的时间生不如死,我想浪客告诉我的这条线索可能是想一石二鸟。也有暗影刺客存在的迹象,但已经冷了——是旧的迹象。于是我继续等待。没事的时候就杀些傀儡消磨时间。

“等待是有回报的。

“卡勒姆进来了。还没看见他人就听到声音了,他和机灵在争吵。我一边等一边希望他们会泄露一些我能利用的东西,让我能追踪其他人。可惜运气不好。他们争吵越来越激烈。卡勒姆说话有点儿过,他的机灵很生气。我觉得不怪她。

“从此我知道了,她总是会叫他正式的名字——卡勒姆,而不用其他名字。她仍然很在意,仍然还有希望。然后她开始尖叫。

“我被吸引并踏入光亮的地方。

“卡勒姆左手擎着机灵。当时一片沉默。他的右手拿着一把恶心的匕首刺穿了她的目镜——那把匕首是用一种我叫不上名字的武器发射出的锯齿状矛尖打磨而成。

“机灵死了,卡勒姆只是笑了笑。我想是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和我谈了谈。告诉我说,我没有杀光他们。然后他丢下弹壳去拿枪。

“我再没说话,开火把他钉在墙上。”

——变节者对浪客的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