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4

内欧姆那是猎人奔跑的好去处。尤其是,这位猎人。

在这里,生命的活动贴近表面——就像一条看不见的河流,就像鸟儿的迁徙,就像闪电来临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那一刻。在这里,缚丝缠绕在他的手指上,像绳子一样结实,也一样灵活,他所要做的就是继续奔跑。他又为什么会想停下来呢?

脚步的重击声。自由落体的兴奋感。他抓住存在本身的编织用俯冲的全部动力再次摆动起来时的迅捷。在移动过程中,他转过身,看到青铜和黄金反射着充满活力的城市灯光,意识到街头有Vex出没——

它们也是同一水流的一部分吗?然而,它们在编织中回响,就像奔流河面上的花朵。猎人从一个建筑跳到另一个建筑,没有停息,毫不费力地找到了所有那些Vex将会聚集的地方,在中间放下一个翻滚的绳结,继续前行。

多好啊,只需移动,永不停息。

而在那之后:当兴奋感殆尽,他同意为科学出一些力时,他息停在神器止境的顶端,涅索斯上那高耸的陡坡。那里有条安全的下降通道,但他认识的猎人中没有一个人愿意尝试,而都是以自由落体的冒险方式一路跃进。

在海王星上,在暗影神器支撑着城市本身存在的内欧姆那,要找到编织是很容易的。在这里…

在这涅索斯,它也许没有那么靠近表面,但现在他知道他的手在伸向什么,而且,暗影在上,它也知道了他。猎人将双手包裹在世界纺织机上美丽的绳索中,跃入了虚空。笑声和缚丝立刻让他振作,他感到喜悦和自由,对宇宙浩瀚惊叹不已。

在面纱近在四周之处,更容易学会缚丝技巧。不过它当然是无处不在的。难道不是吗?